娱乐新闻平台方:“国漫”行业还在发展初期 爆款没有暴利

娱乐新闻 2019-12-02104未知admin

  “国漫”目前崛起的只是一些优秀的作品,整个行业仍处在较为初级的发展阶段,困难与潜力并存。娱乐新闻

  漫画家心目中的“国漫”仅指“国产漫画”,但普通观众眼中的“国漫”指意更加宽泛,泛指国产漫画、动画番剧、动画电影等相关作品。因此,每当有国产动画电影如《大鱼海棠》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取得不错战绩时,“国漫崛起”就会成为网络讨论的热点。

  国漫真的已经崛起了吗?新京报就此问题专访了国内几大国漫内容平台的相关负责人——腾讯动漫内容中心总监李筱婷、B站国创部副总监陈卿、有妖气常务副总裁罗晓星。在他们看来,“国漫”目前崛起的只是一些优秀的作品,整个行业仍处在较为初级的发展阶段,困难与潜力并存。

  现实:行业还处在发展初期阶段

  近几年“国漫”在互联网平台上发展迅速。B站在纳斯达克上市时,董事长及CEO陈睿提到国产原创动画创作在B站愈发流行,并给出了一组数据,称其覆盖的人群2017年较2016年翻了三倍。B站副董事长兼COO李旎在2019-2020 bilibili国创动画作品发布会上透露,2019年,B站国创区上线部作品,首次追平日本番剧供应量;据李筱婷介绍,腾讯动漫的用户2018年达到了3.5亿,其中95后、00后的年轻用户超过80%,他们更愿意为优质内容付费。“可以看到,动漫从小众的亚文化转变为大众主流娱乐方式之一,成了年轻人的一种情感表达方式。”李筱婷说,这也反哺了创作者,2018年腾讯动漫给作者的付费分成金额为1.2亿,环比2017年增长了55%;罗晓星告诉新京报,有妖气作为一个以“国漫”起家的平台,在平台上获得收益的作品基本上都是“国漫”,收入百万以上的作者比较常见……

  尽管互联网平台上呈现出欣欣向荣的面貌,但站在平台的角度,并不认为这就意味着产业已经崛起。陈卿表示,近年来的确有很多上线的国产原创作品引起了广泛的关注,比如去年在B站上线播放量破亿的原创国创动画《刺客伍六七》,但“国漫崛起”更多的是用户和市场对好作品的一种深切,“每当大家看到好的作品都会一致刷起这样的弹幕”。

  罗晓星认为,如今行业内动辄就有“国漫崛起”论调,恰恰说明这个行业并未真正“崛起”。“过去一二十年,崛起的只是一些非常优秀的作品,整个行业仍然出于较为初期的发展阶段。”李筱婷也认同初期发展阶段的定位,“特别是基于互联网动漫平台发展起来的动漫产业,其实还不超过十年,仍在一个很初级的阶段,还有很多领域没有被探索和挖掘,对于创作者和行业来说,这是一片拥有潜力的蓝海”。

  困境:人才紧缺,爆款没有暴利

  事实上,每次“国漫崛起”成为热点话题,都是因为市场上突然出现了爆款作品。但对产业而言,娱乐新闻仅仅有“爆款”还不够。更何况很多时候,“爆款”并不意味着有“暴利”。罗晓星告诉新京报,很多爆款作品背后的企业,特别是参与动漫画创作环节的公司的盈利和相关个人的收入,并没有因为这个“爆款”而获得大幅度以及稳定的提升。“回看整个产业江湖,有持续盈利能力的企业太少,这导致资本对文化产业、特别是内容产业的投资越来越谨慎,这也是为什么‘国漫崛起’和‘国漫寒冬’两种看似矛盾的论调一直并存的原因。”

  另一方面,优秀的“国漫”作品对专业人才的需求量大,但相关创作者的数量不够;创作周期长、投入大,但商业化变现能力不足。记者了解到,以一部12集、每集15分钟的国产原创动画作品为例,其制作时长在12-18个月之间,制作投入上千万人民币,然而商业变现大都是靠后端的广告招商、游戏开发,以及开发周边衍生品等,很多项目前期纯粹只支出不盈利。

  陈卿也表示,目前行业的确面临制作产能和人才紧缺、变现难的状况,而解决这些问题需要时间沉淀和市场的调节,好在目前产业已经进入正向的市场化阶段。“好作品不是没有,只是需要耐心等待,特别是在中国动画市场打基础的现阶段。资本耐心等待作品,平台的持续扶持,当然还需要动画版权方学习作品的运营,了解粉丝的需求和痛点,才能更好的与平台配合好作品推广。”

  发展:培育优质IP,开发产业链价值

  怎样才能做到真正的“国漫崛起”?除了创作者自身的努力,平台的布局与助推也不容忽视——从内容出发、培育具有粘性的优质IP,开发产业链价值。

  腾讯动漫重视用动漫去创作年轻人喜好的优质内容。比如发力传统文化,推出了包括《故宫回声》《风起鸣沙-敦煌曲》,以及根据金庸作品改编的漫画等一系列展现传统文化的作品;与年轻人喜欢的明星、电竞等潮流文化做结合,推出了电竞题材作品《未来重启》、和迪丽热巴合作漫画《冷巴ACTION》等。对已有的IP,要进行更深入的挖掘,结合IP的文化内核,开辟新型的跨界合作,进一步放大动漫IP的大众影响力。比如《狐妖小红娘》的主角苏苏,去年就被杭州授予“动漫公交形象使者”身份。李筱婷透露,未来腾讯动漫计划和成都、云南进行IP跨界合作的探讨,尝试将动漫IP内核、人物形象与地域文化进行结合。

  陈卿认为,只有把内容做好,以培育IP的思去进行,才能让作品商业化之走得更远。而在培育IP方面,B站的社区优势会起到重要作用。“B站的优势在社区,相比其他视频平台,我们更具有内容发酵和的优势,垂直到达核心用户,同时又能从核心用户扩大影响圈层。”陈卿举了今年7月在B站独播的科幻动画《灵笼》为例。该作品在B站上收获了324万人追番,作品更新6集时总播放量达6900多万。几乎全站分区都有UP主为《灵笼》做的二创视频、内容从动画、科技、甚至美妆都有涵盖,最高单支二创视频点击量超过300万。“可以说是今年国创区最亮眼的一部国产原创作品,也是制作方、平台、用户共同推广宣传的作品案例。”

  有妖气一直以来的定位就是“IP平台”。罗晓星告诉新京报,有妖气会更倾向于向读者推荐“少年、热血与正能量”的作品,一是因为平台的价值取向,二是因为这类作品更容易孵化成具有商业价值的IP。在IP孵化上,有妖气最看重的指标并不是广义的“流量”,而是对单部作品粘合度高的“流量”,娱乐新闻或者称之为“高净值流量”。“我们很清楚,只有那些拥有一批忠诚的核心粉丝的作品才有破圈成为IP的机会。”罗晓星说,有妖气对平台上国漫发展的思是:第一步孵化头部作品,第二步打造头部IP,第三步开发IP全产业链价值。

  新京报记者 杨莲洁

Copyright © 2002-2013 嫁你网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