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上人间老板58岁陈冲近照:真正的美人是时光的琥珀

汽车新闻 2019-12-01130未知admin

  当她走下飞机舷梯,了在美国留学生活的序幕后,才真正地体会到了后主李煜那句“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间老板天上人间”的含义。

  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的国内,陈冲作为红极一时的影星,衣食无忧,但是到了美国,她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穷人。

  那时,她窘迫到哪怕吃一个鸡蛋都觉奢侈的程度,为了凑足房租和下个月的伙食费,陈冲的课余时间都用来打工赚钱,以维持生计。

  结果,老板拉着她跟客人们兴奋地介绍:“这是中国最红的女明星,百花影后,最厉害的。”

  客人们的目光在她身上扫视,成分复杂:她看到了惊喜,也看到了;客套的寒暄里,她听到了恭维,也感受到了言不由衷的,那背后的潜台词无非是:贵为影后的名演员,能降尊纡贵,跑来当领位小姐。

  18岁时,陈冲就拿到了内地女演员的最高荣誉——“百花”影后,迄今为止,她也是最年轻的百花影后。

  “妹妹找哥泪花流,不见哥哥心忧愁”,让人疼让人爱的小花是多少人最难忘的青春记忆啊,她也成为那个年代很多男生心中的“白月光”。

  她一下子就成为了全民偶像,面对这种太过耀眼的,也许有人会耽溺其中,但陈冲并没有被这种狂热裹挟进的漩涡中。

  她的行为一时间引发了轩然大波。当时出国风潮刚刚萌芽,民智尚未完全开化,作为领先者的陈冲,难免不成为众矢之的。

  多年以后在接受采访时,陈冲说:“我之所以去国外留学是有很多原因。当时,每个人自身也需要学习成长。到了国外以后,我也慢慢学习和认识世界的宽度。尤其是在当年,能够有这样的机会去了解,自己世界以外的人、事、其他人的世界观,我觉得很重要。”

  重新接触电影,陈冲心底的火焰又开始毕毕剥剥地燃烧,比起那些为了生活,青春的与对艺术的渴望而从事的简单与枯燥的劳作,她觉得电影给予了她更为寥廓的世界和丰富的体验。

  尽管她出色地呈现了女主人公凄惨的命运,美国《时代》周刊甚至形容陈冲是中国的“伊丽莎白·泰勒”,但消息传到国内,当时几乎所有的国内都对陈冲口诛笔伐。

  很多人不能理解,更不能接受的是,我们的“小花”竟然在美国电影中饰演女奴,而且半裸出镜!连《参考消息》、《》也就小花的“”而纷纷发文予以。

  更令她雪上加霜的是,在拍完《大班》后的两年,27岁的陈冲结束了第一段婚姻,成为了异国飘零,无依无靠的独身女人。

  《末代》获得了奥斯卡九大项,这部电影的成功为陈冲打开了欧美市场,更让她成为了首位登上奥斯卡颁典礼的华人女演员。

  “能出演《末代》让我觉得,你所有付出的努力可能在当时没有一个机会,但只要你付出了,这一辈子当中一定是有用的,哪怕是所的也是一种财富,这让我恢复了做演员的信心。”

  从国内的百花最佳女主角,到在美国餐馆打工;从没有台词的小配角到奥斯卡,那些年的酸甜苦辣,在陈冲看来,能装上好几箱。

  1994年,陈冲在关锦鹏执导的《红玫瑰与白玫瑰》中,通过精彩的演绎,为她赢得了第31届电影金马最佳女主角。

  她在电影里扮演的寂寞的娇蕊,有传统女人的,也有那一缕若有似无的,更有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娇憨。

  她笑起来的小女儿情态,软绵绵地伏在振保身边,说自己喜欢粗食时的那种浑然天成的烂漫,又似撩拨的漫不经心。

  根据李碧华小说改编的《诱僧》上映时,陈冲又一次令跌眼镜,她剃了光头,仍活色生香。那种的魅力,毫不艳俗,蓬勃,饱满,像极了她骨子里那种强韧的生命力。

  在李安的中,她演的易太太出场不多,但身着旗袍的曲线玲珑的成熟韵致,比汤唯更胜三分,说着糯软的上海话,举手投足之间,一种精于世故又不讨人嫌的分寸感,被她把控得恰到好处。

  李安对她的评价是:“她的表演给我们无限可能性。这些我们都不能肯定,你多看几次陈冲的表演,就会有不同的理解。但是她就是是那个时代的代表,她使得整部电影最终成立。”

  不重复自己,不为自己设限,无论是对多种角色的尝试,还是对从演员到导演的转型,她都希望去尝试生命的更多可能性。

  1997年,陈冲首次执导影片《》,便一鸣惊人。该片获得了第35届金马最佳导演、天上人间老板最佳男女主角、最佳音乐等七项大。

  三年后,陈冲再次交上了一份漂亮的答卷,她成为好莱坞第一位东方女导演,执导了自己的首部美国电影《纽约的秋天》。

  因为陈冲在电影中一些“春光乍泄”的镜头,被一些心理龌龊的人拿去做文章,并揶揄彼得,彼得不愠不怒,却予以了最有力的回击。因为理解妻子的追求,便尊重妻子为艺术做出的。

  在和彼得结婚后,陈冲经历了一次流产,直到37岁才有了大女儿,4年后小女儿出生。受到母亲当年对自己潜移默化的影响,陈冲更愿意用爱用智慧去引领女儿的成长:

  “想做大女人的时候就是大女人,想做小女人的时候就是小女人,对于爱情和生活,最重要的是一定要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。”

  有时候她接一部电影要离家数月,她就会包很多饺子馄饨冻起来,这样丈夫和孩子们就可以吃到自己亲手做的美味。

  陈冲的回答很直白:“我说这话可能会得罪很多人,但我真的认为,母亲这个身份是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角色,这个支撑了我的一切。”

  所以尽管这些年没有重要作品问世,但她并不太在乎:“别人可以演我不演的角色,但没人帮我去做母亲。”

  她在美国和中国之间,界各地往返。每一次上飞机前,她都要其事地给女儿写一封长长的信,如果意外来临,她希望女儿能看到母亲在离开世界前,对她们深情的告白和殷殷的。

  “当时我20岁去到美国,从一个世界到另一个世界,所有的东西都在斗争。我最常对自己说的就是‘下定决心,不怕,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、‘一不怕苦,怕死还真管用,我挺过来了。”

  肯定是有很多疼痛的,可是如果我没有走那些弯的话,可能我也不是今天的我了。因为你必须走过那么多的弯,你才是你今天的样子,你对世界的这番理解才是你今天的理解。”

  每每以重重障碍人类的意志力,面对困厄的张力与耐受力。天上人间老板被打击,被撕裂,你或者从此,遍地狼藉,或者粘合好那些生命中的碎片,去重塑的形象。

  她的文笔非常优美。徜徉在字里行间,你便能充分感受到她深厚的文化底蕴,那是她出身于知识世家,饱览群书的结果。

  58岁的陈冲,今年四月与邬君梅一同拍摄了一组封面照。身形玉立,凹凸有致,眼角眉梢皆是成熟的韵味,妩媚的风情。

  作为第一批到好莱坞闯荡的女星,她不仅成为著名的编剧与导演,还是奥斯卡金像的终身评委。此外,她还被评为美国《人物》全球最美50人之一。

  “每一个时代,它有每一个时代的,如果一个人总是觉得自己生不逢时,无论她生在哪个年代都会有所不满。”

  这些年来,作为导演,陈冲执导的戏并不多。她说,只有遇到自己非常欣赏的剧本才会有动力去拍摄,因为做导演是一件很花时间和精力的事情。

  她对于自己热爱的东西,从来不肯去敷衍半分。那些仓促的、讨巧的、浮躁的东西从来不是她的心头好,踏实、笃诚、静水流深,才能让她身心安顿。

  作家廖一梅在谈《琥珀》创作的初衷时,曾说过:“琥珀最初不过是一团软塌塌的松油,经过上亿年的沧海桑田,才会变成珍宝。人的生命在现实生活中有着极度脆弱的一面,但也如琥珀一样,在经历了挣扎、经历了时间的洗礼之后,它会显露出晶莹剔透圣洁无瑕的。”

  如果没有生命中的主动性选择,陈冲也许会在经历了事业上那些高光时刻后,缓慢下行,在暮年回忆过往时,露出幸福亦不甘的微笑。

  陈冲想了想,眼角不觉润湿:“可能会跟过去的自己说,也许不值得。再回过头去看过去的自己,我会很心疼她,真的。”

Copyright © 2002-2013 嫁你网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