仁者医心1953年,一士兵被浇筑在大桥桥墩,至今都有巡逻

历史新闻 2020-10-12167未知admin

  原标题:1953年,一士兵被浇筑在大桥桥墩,至今都有巡逻

  简介:中国的大桥太多了,但是有巡逻的大桥并不多,怒江大桥就是一个例子。关于怒江大桥的资讯并不少,但是有很多内容有明显的错误。报道也并不全面,只点明了有一名士兵被浇筑在大桥桥墩,而且至今都由巡逻。对此,笔者重读了《雪域长》,结合芦继兵的采访,最终摸清楚了怒江大桥的往事,在此给大家分享一下。

  

  首先纠正一点,现代的怒江大桥并不是初代怒江大桥,最初的怒江大桥是1950-1954年期间修建的,目前、学者普遍认可怒江大桥的建成时间为1953年。当时国家修建川藏公,意图打通川藏地区的交通,以便增加两地联系和开展军事行动。而怒江大桥是“川藏公”中的重要咽喉。由于时代久远、资料匮乏,我们对怒江大桥的认知是不全面的,很多文章都是打着艺术创作的名义来历史。

  

  本篇文章的主要依据是《雪域长》,作者是张小康,父亲是张国华中将。之所以引用《雪域长》中的内容,仁者医心是因为当时负责修建怒江大桥的单位就是第十八军(军长张国华)。这桥就是人家父亲指挥部队修的,你说人家的说法有没有可信度?同时为了增加文章可信度,还引用了芦继兵所提供的照片(原第十八军宣传部长夏川之子)。

  

  1950年,响应国家命令,十一万大军开始修建“川藏公”。界屋脊上修,这难度常高的,我军为此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。由于缺少大型基建设备,我军战士往往都是采用的非常原始的“刀耕火种”的方式。这种方式效率低,而且系数极大,以至于为这条公了3000多官兵、1000多民工。在修至怒江大桥部分时,我军战士面对“抬头一线天,十里无人烟,风吹石头跑,江水似狼嚎”的艰苦,立下了“英勇顽强,征服怒江”的誓言。

  

  图为解放留在怒江沿岸的誓言。

  对于当时的筑工作并没有具体的描述,《筑史》也只是一笔带过,我们只能通过照面来观摩修桥的艰辛。下图是芦继兴父亲拍摄的初代怒江大桥照片。

  

  经过张小康和芦继兵两人的查证,确定了修桥的部队番,部队是第十八军54师,负责修建桥墩的是工兵5团,仁者医心负责炸山开的是162团。具体修建流程就是162团负责炸山开,由于缺少安全措施,带来的碎石、塌方严重到士兵的人身安全。而且筑桥部队渡江拉钢丝也常不容易的,汹涌的怒江非常难以驯服,经过千百次渡江才成功架起便桥。

  

  最初的怒江大桥是“贝雷式”钢架桥,水泥墩是为了加固桥梁而修建的。在浇筑水泥桥墩时,一名战士因为劳累过度,掉入未干的水泥柱中。战友们发现的时候,水泥已经开始逐渐凝固,多次搭救被困水泥柱中的战士未果。战士不心看战友们奋战的泡汤,于是挥手表示继续浇筑。战友们迫于无奈,最终继续浇筑水泥桥墩。我们很难想象,有过命交情的战友看着自己好兄弟被水泥缓缓埋没的画面,这该是多么心碎啊。

  截至目前,A股市场上有超过3400家进行了股权质押,股权质押的总参考市值达6万亿元规模。仁者医心其中,场内股权质押成为主要质押方式,如2018年上半年场内质押新增规模是场外质押规模的9.6倍。

  期间正规、市场都会严格消毒和排查,不仅对原材料的把控、日常消毒措施都会更严格,对工作人员的管理也会更加严格,能更好地食物安全。如果网上购买,可以用酒精对外包装喷洒消毒。2、

  为了表示对小战士的尊重,上个世纪的汽车兵过都会鸣笛致敬(ps:以前私家车不多,更别说怒江这种偏远地区了,通过怒江大桥的基本上只有汽车兵)。在很长一段时间,怒江大桥都是用于军用,都是向前线士兵输送军事物资的重要后勤通道。而且由于其具备的重要性,怒江大桥增设了巡逻(最初是叫部队,55年改名为“中”,59年正式整编为“部队”)。

  

  受制于怒江大桥的重要性,以及1950年时期云南边境地区并不稳定的因素,怒江大桥自建成以后一直都有巡逻,并不只是战时状态才有。最初是所迫,久而久之,就成了一个传统。至今怒江大桥都有部队巡逻,下图就是昌都支队18中队在怒江大桥的照片。

  后续经过张小康和芦继兵的查证,认为被浇筑在水泥桥墩的烈士很有可能是工兵5团中的刘继春,毕竟死亡事件、地点都符合,但是由于工兵5团的老军人很多都入了土,所以无法最终确定是不是。1988年,怒江又修建了新桥,老桥已经不再使用,但仍旧保留了那个水泥桥墩,周边地区的每年都会去水泥桥墩致敬烈士。

  

原文标题:仁者医心1953年,一士兵被浇筑在大桥桥墩,至今都有巡逻 网址:http://www.zjjiani.com/lishixinwen/2020/1012/129525.html

Copyright © 2002-2013 嫁你网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