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华胥引》最虐篇章浮生尽中沈岸爱过柳萋萋吗?他又有多爱宋凝

军事新闻 2019-09-2498未知admin

  浮生尽这个故事,因为写的很短,而且是第一人称第三人称,难免有很多东西没法表达,成为隐藏的留白,比如沈岸的形象就无法做到像小公主那样立体。我想困扰大多数读者的无非就是四个问题,第一,沈岸渣否?第二,沈岸爱宋凝否?第三,沈岸什么时候爱上宋凝的?第四,沈岸到底对柳萋萋是个什么态度?

  首先,在我看来沈岸并不渣,这个男人知恩图报、重信重诺、孝顺父母、爱护妻儿、有责任感,有什么不好呢?假如这个故事的主角是柳萋萋,又假若果真是柳萋萋救了沈岸,宋凝却挟威势他们,并逼他娶了自己,面对这样为力的困境,我们其实能看到他是如何不接受宋凝,一心一意对待萋萋,维系着与萋萋之间他所认为的爱情。当然这只是我们的假如,不过站在沈岸的角度来看,事实就是这样,一个是救命的未婚妻,一个是以相欺的第三者。对待宋凝的无情,正体现了他的重信诺,有责任感。我觉得这样的沈岸很好。所以一开始的时候,沈岸对宋凝是心安理得的无情,这是责任感的。

  关于宋凝向沈岸沈岸解释是她救了他而非柳萋萋时为何沈岸不听,这个问题,其实说来很有意思,如果按照我们刚才的假设,柳萋萋时女主角,第三者轻而易举一番言辞就勾起男主对女主的疑心和不信任,这个男主是不是挺渣?夫妻之间最重要的是什么?我认为是信任。柳萋萋是个哑女,不会说话,被人自然百口莫辩,这里沈岸对柳萋萋无条件的信任,正体现了沈岸的爷们,我是这么认为的。而且有一点,虽然我一直说沈岸大部分的性格都很正面,但他也有一些不够正面的性格,比如说起柳萋萋来,他更不愿意相信是敌国的女将军救了自己,这是一个将领的自尊。

  也有人说,沈岸一开始是不是挺恨宋凝的?我想大概也有读者注意到沈岸在苍鹿野和宋凝交战时,沈岸将她挑下马是怔了怔,说“原是个女子”,还将她的长枪掷还给她,对她说“你的枪。”虽然只是简单的神情简单的动作简单的句子,但这个时候沈岸其实蛮蛮欣赏这个姑娘的。新婚时他看到她倾城的笑容时也愣了愣,虽然即刻恢复成冰冷的模样,但那时候其实他蛮惊讶的。初见这个女孩子时,他的勇敢给了他很直观的震撼,再见这女孩子时,她的漂亮又给了他一次直观的震撼。我认为情绪中有这样的冲动才当得上爱这个东西的萌芽,所有的爱情都是从好感开始的,你很难说沈岸对宋凝没有好感,即便他们中间因为种种原因隔阂了千山万水,可以说他一开始都没意识到自己对宋凝其实是一直有好感的。与其说他恨宋凝,不如说他只恨自己没办法完成对救命的许诺,他恨的是自己的。

  我们可能知道有一种人,他们认为能力越大责任也该越重背负的也该越多,他们不轻易将命运加诸的不幸归罪于他人,而是归罪于自己,他们将自己定义为重要的人的天、大树、支柱或诸如此类的一些东西。我认为沈岸就是这种人。其实这种性格满爷们的。

  再说沈岸爱不爱宋凝以及什么时候爱上的。如果没有柳萋萋冒认救命这件事,就如同在华胥之境中一样,沈岸在知道宋凝是自己救命时,之前对他的好感在这个契机的刺激之下,就能立刻成为爱情,之后两人应该会是蛮不错蛮幸福的一对。但因为有了柳萋萋,事情就有了很多变故。我觉得其实在大多数人知道爱情是怎么回事之前,对于喜欢的类型,他们心中总会有个谱来着。这是成长、教育、一向的审美趋向所决定的。

  沈岸心中喜欢的其实是宋凝这种类型来着,漂亮就漂亮的惊天动地,刚烈就刚烈的触目惊心。坏就坏在沈岸是个责任感很重的人,且他不知道爱情是什么,一心一意以为对柳萋萋的是爱情。自从宋凝嫁过来,他其实一直在给自己心理暗示:不能喜欢上宋凝,不能萋萋。但宋凝的美,宋凝的刚硬、宋凝那种极端决绝的性格却一直吸引他。他其实内心很纠结,既希望和宋凝井水不犯河水以自己对萋萋的忠诚,又不希望宋凝讨厌他。而且只要宋凝表现的对他有那么一点关心,他其实都会挺激动,尽管表面上还装作一副八分不动,具体参见宋凝送他护心镜。

  他带着绿松石的护心镜前去战场的时候,心中其实已经了解到他确实喜欢上了宋凝,他认识到了这一点。但就像画皮中陈坤扮演的将军对周迅扮演的狐狸说:“我爱你,但我已经有了佩兰”一样。如果没有宋凝让萋萋登瞿山让萋萋流产的事情发生,没有那么不冷静情况下的圆房,这故事大约也就是这么个无奈的结局,不会发展到最后原著所写的悲惨境地。

  这个圆房,很多读者表示不理解,为什么会有这么一出,沈岸果然很渣什么的。试着这么来想一想,这个姑娘你很喜欢,你了自己奉行了二十多年的准则爱上了她,你觉得她是个好姑娘,她却做了这样一件事,不涉及其他单从主义的角度来说,这也是件算不上正确的事,你当然很失望、很,想要她,狠狠教训她,让她痛。而且她一再挑战你的极限,没有丝毫之意,并表示之所以这么干是因为柳萋萋不配生下你的嫡长子,唯一有资格的是自己,就为了这个理由,你简直觉得她疯了,所以有了这么一场类似惩罚的圆房。

  当时沈岸在宋凝耳边说“你想要什么,我给你什么,只是从此我们两清,你知道两清是什么。”其实都只是气话罢了,他并不想和她两清。这一夜对宋凝的打击几乎是性的,第二天醒来时她一把剑刺进沈岸的肋骨,说你为什么不死在战场上不要回来?这句话是真正到了沈岸,有一个动作是他握住她持剑的手狠狠抱住她,让剑刺得更深,在她耳边问:“这就是你想要得到的,你希望我死?”这句话沈岸其实问的很很来着,之后沈岸一直认为宋凝恨他。

  其实在之前的分析中我大概也提到了沈岸对柳萋萋的态度。他以前以为对柳萋萋的是爱,只是他并不懂什么是爱,只是责任罢了。基于报恩产生的所谓爱情,就算真的是爱那也不够纯粹。而未基于报恩爱上一个人,我想这种感情比起前一种更有理由和资格称之为爱情。其实对于沈岸和宋凝的爱情。柳萋萋自始至终不过是个局外人,自以为掌控了沈岸,不过是掌控了沈岸基于报恩的负疚心。从这个程度上来讲,柳萋萋也是真的悲哀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3 嫁你网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